5G来了!三大运营商又要开始资源重整?

背景:5G 商用进入冲刺阶段,我们看好整个产业链景气行将启动,近期走访产业链相关人士进行调研。

原标题:5G来了!三大运营商又要开始资源重整?

    全球5G 商用节奏或分化,国内5G 推进加快,年内发牌可能性加大:从全球看,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运营商的利润仍处于增长态势,欧洲运营商利润则普遍有相近幅度的下滑。排除5G 应用尚未成熟的因素,财务考量是西方运营商5G商用节奏的关键,美日韩及中国运营商受消费能力和政策驱动,商用推进更为积极。受政策驱动,国内5G 推进速度已明显加快,这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通过4G 拉动经济增长的做法颇为相似。我们判断Q3或年内频谱分配的可能性越来越高,2019年上半年有可能启动一二线城市5G 基础设施建设,随着2019年下半年5G 终端相继上市,2020年可进入规模商用阶段,当然5G 强相关的应用仍然滞后,初期推动仍靠手机及运营商资费套餐优惠的刺激。

5G竞争,中国不能缺席

    国内5G 频谱分配方案:频谱分配说法不一,基本集中在2.6G、4.8G 频段各100M,3.4G-3.6G 频段共200M。至于电信和联通是否会共享站址资源,目前时点看可能性比较小。但中国铁塔最近和电力、广电洽谈站址共享,以期降低5G 的站址投资成本。

图片 1

    国内运营商组网方式选择:组网方式上,三大运营商公开的说法是NSA(非独立组网)、SA(独立组网)未定,但从各渠道了解的情况看,至少两家运营商采用SA 的可能性比较大。当然NSA 标准确立早,验证比较充分,建网成本也低,但不利于长期演进;SA 标准今年6月刚刚锁定,测试验证尚不够充分,建网成本也高,但利于长期演进,最终的建网策略则取决于运营商在长期战略和短期财务表现上的平衡。

每一次技术迭代,将变成一个新的物种。

    国内大市场容量是厂商发展重要根基,外部发展环境各类风险需持续关注:中国5G 推进在政策层表现积极,大市场容量是国产厂商的重要发展根基。在海外市场,8月23日,华为澳洲分公司发文称,澳大利亚政府以政治原因禁止华为、中兴参与澳大利亚5G 的建设,而美国也出于国家安全考虑,早期已建议运营商不要使用中国的5G 设备,后续需要持续关注贸易战及其他国家的影响。事实上,欧盟新推的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也提高了欧盟的市场准入门槛,合规风险增加。

中国5G的频谱分配方案尘埃落定。

    5G 产业链和厂商格局:

“在2.6GHz频段,原本分配给电信、联通用于4G建设的2555-2575MHz、2635-2655MHz将被收回,总计100MHz的2.6GHz频谱资源,全部分配给中国移动用于5G建设。”一位接触频谱分配方案的知情人士向Wetech介绍。

    1)主设备商主要是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三星。其中三星在4G 时代从初期的激进扩张到最终收缩至韩国之后,5G 时 代又有重新发力之势,势必会在局部市场抢占中国设备商的份额。中兴通讯在管理层改组、设立由美方介入的合规委员会之后,政策风险基本解除,但考虑到供应和订单中断导致的业务不连续、以及通信设备行业收入确认存在较大滞后性的特点,我们判断业绩上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

屈指算来。移动将成为中国5G赛道的最大玩家。加上在4G时期就分配给中国移动的2575-2635MHz,整个2515-2675MHz资源都属于中国移动。中国移动至少有100MHz用于5G建设。

    2)5G 建设、传输先行是业界的普遍共识,支撑烽火通信等光传输厂商成为相对稳健的标的,长期确定性较高。根据中报披露,在三大运营商资本开支走低的背景下,烽火通信公司依然保持收入稳健增长和利润的正向增长及稳健经营态势,未来随着行业景气度回升,公司进一步增长可期。

当然,电信与联通脑袋里的算盘盘算的非常清楚。

    3)5G 基站侧PA 的供应商主要还是NXP(原Freescale 射频部门)、英飞凌、建广(收购的原NXP 射频部门)等,手机侧主要是Skyworks、Qorvo 等传统PA 厂商,高通在5G 阶段的力度也较大。

“回收电信、联通的2.6GHz频谱的决定,已经在半个月之前内部通报过了”,上述人士透露,“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舍弃了之前的频谱资源,换来了目前产业成熟度最高的3.5GHz资源。其中,3400-3500Mhz分配给中国电信,3500-3600MHz分配给中国联通。”

    4)终端组件、天馈、小基站、光模块等因为数量大、规格相对标准化,成为部分国内厂商5G 布局的方向。比如飞荣达通过收购布局5G 产业链,麦捷科技进入华为供应链等,引起市场关注。剑桥科技、日海智能等也都努力在5G 小基站上有所作为。

放弃了之前闲置长草的老操场,换来了铺好绿草地的新球场,这笔买卖可谓划算。

    风险提示:5G 商用推进不及预期;贸易摩擦风险加剧;证券市场系统性风险。

图片 2

世界移动大会上,移动、联通、电信将5G作为自己的新阵地

除频谱之外,中国移动还在4.8GHz频段获得了100MHz频段用于5G建设,但由于4.8GHz产业链目前成熟度匮乏,这一频段在5G初期可能暂时不会应用。

根据GSA协会在8月份发布的报告,目前爱尔兰、拉脱维亚、英国、韩国、西班牙已经完成了指定用于5G的频谱拍卖。此外,美国、德国等8个国家此前已经完成700MHz、3.5GHz等频谱的拍卖,这些频谱同样可能用于5G建设。

在5G网络商用之前,各国频谱资源政策的竞争已经徐徐拉开了帷幕。

赛道搞清楚

在3G、4G时期,运营商的频谱资源以及业务牌照几乎在同一时间发放。但5G改变了这一节奏,目前来看,5G频谱发放要比5G牌照提前近一年左右。

为什么现在就给频谱呢?而不是等牌照一起来呢?

业内人士指出,现在的中国,标准已经基本确定了,系统方案的验证也基本完成了。但真正距离网络规模覆盖的成熟还有很多事要做,给频谱的太晚,很多事情就搞不起来。

2016年1月,工信部牵头多家运营商、通信设备商启动5G技术研发试验,分三阶段逐步对关键技术、技术方案、系统方案进行验证。目前,5G关键技术、技术方案验证已经完成,5G的速率、覆盖、设备互通均达到了预期效果。

“5G网络规模建网之前还需要运营商进行大规模的外场组网测试”,一位运营商人士透露,“现在运营商还基本没有做外场组网测试,主要原因是因为频谱没有确定下来。”

环顾四周,我国其实早在2013年就开始进行5G规划、研发,参与国际标准制定。但是直到2017年底才确定了5G商用的中、高频段,也没有明确频谱分配,频谱政策落后于美国、韩国等先行国家。

图片 3

特朗普在2月号称美国要建国有化5G网络

国内用于5G连续覆盖的频段是2.6GHz、3.5GHz、4.8GHz三个频段,由于这之间的产业成熟度、技术方案的跨度太大,不可能一起测试,贸然选择一个的风险也比较大,因此只能等频谱确定之后再开始。

2017年12月,3GPP标准组织提前完成了5G非独立组网(NSA)标准;2018年6月14日,3GPP完成了5G独立组网(SA)标准。标准落地的同时,设备商们就完成了基于这一标准的技术测试。

虽然5G网络的规模商用仍需要等待一年之后5G手机产业的成熟,但目前的标准落地、网络设备的方案成熟,使得运营商已经具备了技术路线储备的基础。

“现在,5G的频谱确定了,100MHz连续的频谱也基本满足前期网络覆盖建网的需求,运营商已经可以明确选择自己的技术路线,确定5G赛道。”一位运营商告诉Wetech,接下来就是加油干活的时候了。

三大运营商争抢5G入口

与之前电信行业监管普遍存在的倾斜的政策不同,此次三大运营商之间的频谱分配相对平衡。

对电信、联通来说,分配给他们的2.6GHz一直是闲置的,监管部门早就想收回这部分资源进行重新分配了,所以电信、联通基本没有什么损失,但换回了最成熟的3.5GHz。

而对于中国移动来说,虽然2.6GHz的成熟度略低于3.5GHz,但在2.6GHz上做5G,能够最大程度利用中国移动现有的4G站址。

4G时期的“倾斜性”牌照政策,使得拥有雄厚资金优势的中国移动凭借一年的窗口期将电信、联通遥遥甩在身后。目前,虽然电信、联通凭借长期的价格战在4G新增市场上与移动持平,但用户总数难以望其项背。

图片 4

借牌照优势,移动确实一度实现快人一步的承诺

这也导致三大运营商之间的资金实力存在巨大差异。根据近期三大运营商发布的2018半年财报,中国移动目前拥有388.59亿的自有现金流以及3000亿银行存款,电信、联通现金流虽与中国移动持平,但均有200-300亿的银行贷款。

本文由美洲杯赌球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5G来了!三大运营商又要开始资源重整?

TAG标签: 美洲杯赌球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